充分清醒认识两岸和平统一的艰巨性

新葡京官网

2018-10-13

作者王建民周丽华尽管近年来岛内政治结构与民众社会心态出现一些积极或有利变化态势,但解决台湾问题所面临的挑战依然严峻,关键性障碍未有根本性变化。

不论是岛内统独力量对比、主流民意的国家认同现状、执政当局的两岸政策走向,还是外部环境的变化,解决台湾问题或实现国家统一的关键性问题或障碍尚未发生转折性改变,甚至和平统一的困难越来越大。 因此,我们要充分清醒认识两岸和平统一的艰巨性与困难性。 首先,岛内“台湾国家化”或“两国论”认知已经普及化与生活化。

“台独”势力经过三、三十年的努力(马英九任内没有在这方面努力改变,只是维持既有现状),已基本完成“台湾国家化”的“心理建构”或“认知建构”。 即在当下不论蓝绿甚或普通民众,均自觉或不自觉地认为或称台湾是国家或“我国”甚至“祖国”,已将两岸定位在“两个国家”。 被认为属“统派”的旺旺中时媒体集团下属的台湾《工商时报》(2018年7月4日)竟然在一篇社论中这样写到:“台湾早已是主权独立的国家,我们可以投票选举自己的总统,拥有自己的军队、赋税制度”。 更何况绿营或“台独”媒体的两岸政治定位。

要改变台湾社会这一“台湾国家化”认知是非常困难的,也就是要实现和平统一是非常困难的。

其次,“台独史观”已经形成并持续“强化”。

台湾的历史文化教育已完全实现了“台湾国家化”与“中国他国化”,而目前大陆对“台独”历史教育与“台独”史观建构主要停留在社会舆论的批判,尚没有足够的干预与改变手段进行有效制止。

蔡英文上台执政后,延续了李登辉与陈水扁的“台独史观”与“台独史观”教育,进一步全面推动“去祖”、“去孔”、“去蒋”与“去中”等历史文化“台独”政策,尤其是日前中学教科书大纲在“台湾史、中国史、世界史”这一“台独史观”架构上,又进一步将“中国史”并入“东亚史”,“中国史”在台大纲目录上消失。 在短期内甚至长期内,要扭转台湾社会“台独史观”与“台独”教育是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也就无法真正推进两岸和平统一进程,反而有和平分裂的危险。 再次,台湾社会蓝绿与统独结构及力量对比已发生了重大变化,绿营社会基础庞大,“台独”政党民进党实现第二次执政掌权,而且掌握了岛内几乎所有社会经济资源。

统派力量则持续弱化,在可预见的未来还看不到统一力量振兴或取代“独派”力量的可能。

尽管目前岛内出现“统升独降”的民意变化,认同或支持统一的民调比率上升,但所占比例不高,认同“不统”或“台独”者仍是岛内主流价值,其所占比例是支持统一者的三倍。 第四,不以和平统一为指向的两岸和平发展与和平共存或和平至上主义成为一项主流思维或观点。

岛内不论蓝绿,除极少数真正统派外,整个社会均主张两岸和平发展、和平存在、和平共存,甚至和平解决,但很少强调和平统一,更反对武力统一。

这与多年来海峡两岸过度强调两岸和平发展、忽视或少讲和平统一的社会舆论导向有一定关系。

本来,推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是为了实现和平统一创造条件,和平发展是实现和平统一的一个过度阶段,但却在两岸政治现实与社会舆论过度强化或误导下,变为一种和平至上主义,甚至置于和平统一价值之上位。 这种和平至上主义的兴起与发展,对未来国家统一特别是中央以非和平方式解决“台独”分裂挑战与实现国家统一造成新的障碍与困难。

第五,两岸社会政治制度与价值观差异巨大,台湾民众依然强烈排斥中国大陆的政治制度。

尽管两岸经济发展呈现“陆兴台衰”与“陆强台弱”态势,台湾民众对台湾政治现状与治理能力不满,也肯定大陆经济社会发展进步与治理效率,但对大陆的社会政治制度仍持排斥态度,依然自豪与认可台湾的民主选举与西方价值观,依然担心统一后台湾的社会政治制度改变,担心统一后“台湾香港化”,因此在主观认知上仍排斥统一。

尽管“一国两制”安排明确不改变台湾的社会政治制度,不实行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但担忧与排斥心态一直未能改变,对大陆政府的负面印象一直未有改变。 台湾《联合报》自2000年公布民调以来,台湾民众大陆民众的印象有所改变,但对大陆政府的负面印象一直高于正面印象。

这种价值差异与认知,不利实现和平统一。 第六,实现国家统一或解决台湾问题面临的最大外部环境即美国这一最大障碍没有改变,反而形势变得更加严峻。

美国不断强化“以台制华”战略,持续打“台湾牌”,不断加强对台安全承诺与军事合作,支持台湾“以武拒统”,阻止大陆武力统一,企图让两岸永久分裂。 尽管美国政府口头上也表示坚持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与一个中国政策,但同时不断强调“与台湾关系法”与对台安全承诺,进一步将涉台问题法治化与“内政化”,一个中国政策日益空洞化。 可以说,美国依然是大陆解决台湾问题面临的最大外部挑战,不仅不利两岸和平统一,而且阻碍大陆以非和平方式实现国家统一。 在这样的内外形势下,我们对和平统一的艰巨性与困难性要有足够的清醒认识,对解决台湾问题要有深刻的战略认识,坚持以我为主,精准把握时局,做好应对“台独”与台海事端的充分准备,坚定有效维护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在必要时以非常果断手段实现国家统一。

作者王建民(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研究员)周丽华(浙江省台湾研究会秘书长)华夏经纬网专稿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责任编辑:黄杨。